纵生:

   
我之前一直觉得对女性劝酒的男性只有单纯恶心这一点,后来发现并没有那么“浅薄”,
    
这类人似乎能从女性仰头猛灌,到罢手拒绝之间找到心理快感,


你能看见那一张张几乎能将恶意具现化的脸,扭曲的仿佛占到了实际上的便宜,说开了就是心怀不轨企图麻醉猎物,是一种受制欲望而不能自制之下,将恶毒伸向无辜受害者的卑劣手段罢了。

没有意识到或者基于“自信”认定女性的拒绝和抗争,是欲拒还迎,是玩笑而已,
   ...

  276

© 参棠 | Powered by LOFTER